首页 关于我们 仲裁指南 仲裁动态 仲裁员 仲裁资料 研讨交流 信息公开 网上调查 群众办事百项堵点疏解行动
中国首例撤销仲裁委案揭示着什么?

  日期:2018-09-17 

 

    石钰 历史研究 

   

    基于民事主体的自愿原则及国家法律规定,我国的仲裁机构在合同纠纷和其他财产权益纠纷中的行使仲裁权。它是法定的民间组织,仅因其独立而被信赖。

然而,位于湖南省益阳市的益阳仲裁委制度设计及相关仲裁实践表明,仲裁委的独立性受到了重大侵蚀。地方行政领导与仲裁委管理人员高度重合仅仅是问题的表象,法定仲裁规则被公然违反、仲裁庭被架空、裁决过程被秘密操控是问题本质之一

三年不组庭违规受理重复仲裁篡改裁决书……益阳市一家企业的遭遇,是这个问题的完整诠释。笔者相信这不仅仅是个案

   

     中国首例“撤销仲裁委案”


    今年5月,因申请撤销益阳仲裁委,益阳市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地产公司将湖南省人民政府告上了法庭。该案被不少业界人士评价为中国撤销仲裁委第一案。


    2017年12月25日,湖南天峰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天峰置业公司)向湖南省司法厅邮寄送达了两份依法履职申请,要求湖南省司法厅依法撤销其对益阳仲裁委的违法登记,并依法撤销对益阳仲裁委主任彭建忠(现任益阳市人民政府常务副市长)、副主任王国保(现任益阳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杨光辉(现任益阳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蔡澍霖(中共益阳市委统战部副部长、益阳市工商联党组书记)四人的违法登记。

   

天峰置业公司申请理由有二:


     一、益阳仲裁委系非法机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四条、第十五条之规定,益阳仲裁委属于民间组织,而益阳仲裁委却以事业单位身份在湖南省司法厅登记;该机构的重要职务,如主任及副主任均由国家公务员担任,于法无据,应当依法纠正予以撤销;


    二、该仲裁委对其受理的相关案件三年不组庭、违法裁决,造成天峰置业公司5000万以上的损失。


    2018年2月28日,湖南省司法厅答复天峰置业公司,其可以向相关部门反映或通过诉讼途径寻求司法救济。2018年4月4日,天峰置业公司以湖南省司法厅未依法履职为由,向湖南省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申请,而湖南省人民政府审查后认为其向湖南省司法厅提出的依法履职申请系信访事项,不属于行政复议受理范围,故予以驳回。


    2018年5月7日,天峰置业公司据此将湖南省人民政府诉至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将湖南省司法厅列为第三人,请求法院撤销湖南省人民政府撤销对其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的决定。2018年8月6日该案开庭审理,至今尚未判决。


   一个企业,为何能够如此决绝地要求撤销一家社会公共组织?甚至为此不惜与堂堂湖南省人民政府对簿公堂?案件的高度,代表当事人诉求累积之深度。八年前开启的仲裁之旅,让这家商事主体承受了太多的荒唐与辛酸。


    益阳仲裁委:立案翌日保全即成 组庭却三年不成


    天峰置业公司前身是在湖南益阳经营多年的武术培训学校——天峰文武学校,后该校注销,其控制人舒怡苏整合现有资产发起设立天峰置业公司,由教育行业试水地产领域。


    2009年8月,天峰置业公司与湖南益阳朝阳城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朝阳建筑公司)就天峰酒店公寓工程签订《工程施工承包合同》,约定朝阳建筑公司以包工包料形式承建,并于当月进场施工。


    不料一年后的2010年8月2日,朝阳建筑公司依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向益阳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天峰置业交付工程款300万元。是为益阳仲裁委(2010)第24号案,本文将其称作“第一案”。


    益阳仲裁委受理后的保全行为异常神速:就在受理当日——2010年8月2日,益阳仲裁委依朝阳建筑公司的申请,向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提起保全申请,申请冻结天峰置业公司名下两宗共2700多平方米的开发地块。第二日,2010年8月3日,赫山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将上述地块予以冻结。

    

   案卷显示,从朝阳建筑公司提出保全申请到办理,朝阳建筑公司并未向益阳仲裁委缴纳案件处理费用。保全行为违反了有关仲裁规则和民事诉讼法的规定。


   彼时适用的《益阳仲裁委员会仲裁暂行规则》第二十条规定:当事人自收到《受理仲裁通知书》或《应诉通知书》之日起15日内没有约定仲裁庭的组成方式或者选定仲裁员的,由本委主任指定。


   这是通用的仲裁规则,当事双方收到受理文书起的15天时间里,仲裁庭就应当成立了。但该案的仲裁庭一直2013年7月8日申请人朝阳建筑公司撤回申请时还没有组成——除了冻结天峰置业公司的地产,直到该案撤回的3年时间里,他们什么都没有做!


   益阳仲裁委不组庭审理的所谓理由,系朝阳建筑公司向其提交的一份《请求申请自行调解的报告》。


   该报告称“被申请人(天峰置业公司)一直要求与我公司协商解决此案,愿意给付工程款,因此,恳请贵委对该案现不要组庭,让我们先行自行调解……”。


   该报告出现在第一案的案卷中,落款时间为2010年10月9日(此中的玄虚下文再表)。


    在“自行调解”期间,2010年8月9日,双方签订《补充协议》,在之后的5个多月中(至2011年1月),天峰置业公司分四次共向朝阳建筑公司支付了730多万的工程款,远超本案申请的标的额。


   如上所述,2013年7月8日,申请人朝阳建筑公司向益阳仲裁委撤回申请。翌日,2013年7月9日,益阳仲裁委同意朝阳建筑公司将第一案撤回。

    

   需要提醒读者注意的是:第一案自2010年8月3日法院裁定冻结,到2013年7月9日本案撤诉,被申请人天峰置业公司的土地一直处于冻结状态。被冻结的2700多平方米的地产,系天峰置业公司的全部资产,被冻结近三年的时间内,天峰置业公司无法预售房屋,无法申请银行贷款,收入损失达5000万元以上。


   三年不组庭审理案件明显违背仲裁规则。彼时适用的《益阳仲裁委院会仲裁暂行规则》第五十二条规定,“仲裁庭应当在仲裁庭组成后4个月(不包括对专门性问题进行审计、评估、鉴定等的期间)内作出仲裁裁决。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由首席仲裁员或者独任仲裁员提请本委主任批准,可以适当延长。”——第一案的案卷里没有任何延长审理期限的申请及批复文书。


   那么,朝阳建筑公司为什么这么干?于己有何好处呢?如果整个事件就此了结,对朝阳建筑公司来说,这只是一桩损人不利己的蠢行罢了。更“精彩”的还在后面。


   三年不组庭的谜底


   2013年7月,朝阳建筑公司又向益阳仲裁委提出申请,要求天峰置业公司支付工程款及违约金。是为益仲裁字(2013)第36号案(本文称作“第二案”)。该案的《预交案件仲裁费用通知书》和《送达回证》显示的立案时间在2013年7月2日之前。

    

   第二案与第一案为同样的事实与理由、同一法律关系,仅仅是标的额有所增加,但益阳仲裁委还是像模像样地组织了仲裁庭,并有板有眼地审理了该案,于2014年12月31日作出了裁决:裁决天峰置业公司向朝阳建筑公司支付1173.43万元工程款,支付逾期付款利息违约金1262.7034万元。半年后,申请人朝阳建筑公司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2013年11月6日9时,第二案的第二次开庭中

  
大连仲裁委员会 版权所有 [辽ICP备05011492号]
地址:大连市西岗区英华街55号 电话:0411-83682333
公安机关备案号:21020302000173 网站标识码:210200000 |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