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仲裁规则 仲裁指南 仲裁员 分支机构 仲裁资料 理论研究 网上咨询 关于我们
地铁工程欠货款材料供应非建筑施工

  日期:2017-06-09 

 

 

    

      案例分类:买卖合同
 
    【案情介绍】
     2014年7月,申请人上海某公司与被申请人深圳某装饰公司签订了《地铁车间装修工程施工材料采购合同》,合同约定由申请人供应天花吊顶材料,合同价值5 000 000元,材料具体供应数量在工程施工中可以调整,以结算单为准。合同签订后,根据被申请人的订单要求,申请人共计向深圳某装饰公司供货价值人民币6 744 490.67元,被申请人向其已支付4 570 596.42元货款后,认为已付清,不再支付,双方由此产生争议,并申请仲裁,请求支付货款、逾期利息、违约金、律师代理费。
 
     被申请人深圳某装饰公司认为招投标文件及双方签订的合同约定了工程计价依据计算规则是建设施工材料款按实际工程量来计算,而不是按材料面积计算。合同约定材料款支付的计算规则是按《2008辽宁省建设工程计价依据计算规则》,且工程计算价款应报送市财政主管部门审核完成后才予以结算,建设施工材料款应按实际工程量来计算,而不是按材料面积计算。地铁有限公司因项目设计变更,至今还未与被申请人进行施工工程量面积作最终结算,也未报送市财政主管部门审核。按照上述计算规则,被申请人初步估算案涉工程款约为5 090 000元,其已支付给申请人4 570 596.42元,该数额已超过合同约定的应支付比例,因此不存在拖欠货款的事实,也不应支付逾期利息。同时提出反请求,请求支付因申请人延期交货产生的施工成本损失、违约金、律师代理费。
 
     【案情分析】
      2014年7月10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地铁车站装修工程施工材料采购合同 》,合同约定由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提供天花吊顶材料。合同价款为人民币5 090 000元,合同价款采用固定单价形式,即运至指定地点交货的综合单价,包括但不限于材料的制造、采购、运输、仓储、损耗(材料进场经甲方验收完毕前发生的所有损耗费用)等。材料供应量依据2008辽宁省建设工程计价依据计算规则计算。申请人所供材料发生供应问题,且在被申请人规定的时间内未能解决,被申请人有权终止合同,并按合同第十三条向申请人追究其责任,在解决问题期间,为保证工程正常进行,被申请人有权指定临时材料供应商,此费用从申请人的货款中扣除。材料款的支付方式为预付款为合同价款的10%,进度款为货物运到工地现场且验收合格后,每月支付当月累计货物价款的80%,结算款为货物全部运到工地现场且验收合格并交付相关资料,待工程竣工验收合格,且工程结算价款报送市财政主管部门审核完成后,支付至结算价款的95%,保修金为结算价款的5%。若被申请人未按合同第十一条规定的时间支付货款,并且无申请人未按合同条款履约的理由,申请人有权停止供货或向被申请人申请支付延期付款违约金,每次延期付款违约金的金额按合同价款总金额的1%计算,累计最高不超过合同价款总金额的10%。合同签订后,根据被申请人的订单要求申请人陆续供货,货款汇总单记载2014年11月1日按照合同定价计算地铁工程现已到货价值1 829 237.05元,中心样板间应付货款47 087.78元,2014年12月20日已到货价值3 644 456.2元,2015年1月29日已到货价值689 978.69元,合计申请人供货值为6 210 759.72元,被申请人已付款4 570 596.42元。此后双方再未履行合同。2015年2月27日,被申请人与上海某建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订《材料采购合同》,约定由上海某建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地铁车站装修工程提供天花铝板、铝格条及配件铝单板。另查,该地铁已交付使用。
 
     【案情结果】
 
     (一)关于合同效力问题
仲裁庭认为,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的《地铁车站装修工程施工材料采购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均有约束力。
 
     (二)关于申请人主张欠付货款、利息、违约金及律师费问题
 
      1、材料款本金。依据合同第三条的合同价格及调整的约定,案涉材料采购合同实行的固定单价是材料运至指定地点交货的综合价格,且被申请人出具的货款汇总就是以此单价计算的,因此申请人请求按此单价计算货款具有合同依据,故仲裁庭予以支持,但其中申请人请求的144 179.14元货款,因该部分材料申请人并未发货,所以无权向被申请人主张部分货款权利,应予扣减。
 
      2、利息、违约金及律师费。依据货款汇总承诺,被申请人未按约定支付材料款已构成违约,而合同中并无逾期付款需支付利息的约定,因此申请人不能超出合同约定而主张利息。合同约定延期付款违约金每次按合同价款总金额的1%计算,累计最高不超过合同价款总金额的10%。现申请人主张违约金217 389元,未超过合同价款总金额的10%,且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仲裁庭予以支持。至于律师费,由于该项主张合同中没有约定,因此仲裁庭不予支持。
 
      (三)关于被申请人的反请求部分
 
        1、逾期交货。庭审已查明,被申请人于2015年1月29日出具货款汇总表,确认本次结算应付货款为551 982.95元,即到货货款689 978.69元的80%,此后不到一个月即2015年2月27日,被申请人即与上海某建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订《材料采购合同》,取代申请人为其提供材料。期间被申请人没有提供足以证明申请人逾期交货构成违约的证据,故被申请人关于申请人逾期交货应承担违约责任并赔偿损失的请求因缺乏证据不成立。
 
        2、材料供应数量。合同第二条的材料供应量的计算规则为,依据2008辽宁省建设工程计价依据计算规则计算。确定材料供应量既是被申请人的合同权利也是其义务,在给申请人下订单前被申请人需依据该计算规则计算出施工中所需材料的数量,并藉此向申请人下订单要求供货。申请人供货后按合同附件的价格清单向被申请人申请支付材料款,这是案涉合同履行的基本流程。现被申请人主张对申请人提供的材料于施工完毕后再次适用上述计算规则计算,加大申请人的供货成本,显然不符合合同约定,不符合履行中的实际操作流程,并且供货价格及应付货款被申请人均业已确认,因此被申请人提出对其施工面积进行鉴定,并以此作为申请人供货依据,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仲裁庭不予支持。必须指出的是,案涉合同是材料采购合同而不是建设施工或装修合同,申请人作为材料供应人没有义务承担本应由施工人被申请人承担的责任,故被申请人关于此节的抗辩和反请求不成立,仲裁庭均不支持。至于律师费,由于该项主张合同中没有约定,仲裁庭亦不予支持。
 
                                                                          (仲裁处秘书盛丽敏供稿)
  
大连仲裁委员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