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仲裁规则 仲裁指南 仲裁员 分支机构 仲裁资料 理论研究 网上咨询 关于我们
“互联网+仲裁”开创仲裁新纪元
张永超1

  日期:2017-05-29 

 

 

    

张永超1
 
摘要:互联网正在改变着我们工作和生活,2015年3月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互联网+”行动计划。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引导互联网企业拓展国际市场。
“互联网+”时代,面对软件与数据的洪流冲击,靠单兵作战保持竞争优势已然越来越难。而“互联网+仲裁”以构建互联网+仲裁新生态为宗旨,开创了仲裁行业的新纪元,将促进各仲裁机构之间在互联网纠纷解决方面的合作和共享,为仲裁在“互联网+”时代焕发新活力做出贡献。
关键词:互联网 仲裁 公正
 
一、“互联网+仲裁”概念的提出
国内“互联网+”概念的提出,最早可以追溯到2012年11


 

月,易观国际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于扬在易观第五届移动互联网博览会的发言,他认为“在未来,‘互联网+’公式应该是我们所在的行业的产品和服务,在与我们未来看到的多屏全网跨平台用户场景结合之后产生的这样一种化学公式。”[1] 2014年11月,李克强总理出席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时指出,互联网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新工具。2015年3月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马化腾提交了《关于以“互联网+”为驱动,推进我国经济社会创新发展的建议》的议案,表达了对经济社会的创新提出了建议和看法。他表示,“互联网+”是指利用互联网的平台、信息通信技术把互联网和包括传统行业在内的各行各业结合起来,从而在新领域创造一种新生态。
2015年3月5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互联网+”行动计划。2015年7月4日经李克强总理签批,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这是推动互联网由消费领域向生产领域拓展加速,提升产业发展水平,增强各行业创新能力,构筑经济社会发展新优势和新动能的重要举措。此后,“互联网+”如雨后春笋,在各个领域迅速展开。如互联网+工业、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商贸、互联网+通信、互联网+交通、互联网+民生、互联网+旅游、互联网+医疗、互联网+教育、互联网+政务、互联网+农业等。
而作为我国争议纠纷化解重要渠道之一的仲裁行业,是否也应该积极适应这一时代发展的需要,利用互联网技术加快仲裁事业的发展呢?基于此,笔者提出了“互联网+仲裁”的概念,“互联网+仲裁”就是在当事人自愿的基础上,利用信息通信技术以及互联网平台,让互联网与仲裁行业进行深度融合,创造新的发展生态,将互联网技术应用到仲裁程序之中,利用互联网技术发展仲裁事业。
  二、“互联网+仲裁”存在的论证
任何一项制度的存在,都要有其经济基础、法律基础和技术基础,“互联网+仲裁”制度也不例外。
 (一)“互联网+仲裁”存在的经济基础
目前,我国多数知名仲裁机构(如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青岛仲裁委员会、武汉仲裁委员会、广州仲裁委员会等)采用面向全国公开遴选的方式,面向全国甚至全球公开遴选优秀的仲裁员。因此,知名仲裁机构的仲裁员遍布全国各地。而发生经济纠纷的企业和个人也是遍布全国各地,甚至全球。把分布于全国各地的仲裁员、发生争议的当事人集中于仲裁机构进行开庭审理案件,不仅增加当事人的仲裁费用,而且消耗仲裁员和当事人的有效工作时间,增加了仲裁员和当事人出差的麻烦,浪费了社会资源。采用“互联网+仲裁”制度,就是在当事人自愿的基础上,利用互联网技术,将分布于全国各地(甚至全球)的仲裁员、仲裁庭秘书、当事人联系起来,集中于一个虚拟仲裁庭之中,开展仲裁庭审过程,全程录音录像的活动。
“互联网+仲裁”不仅可以节约当事人的仲裁费用,而且可以提高工作效率,节省仲裁员和当事人的时间,减少了出差的麻烦和可观的费用,特别是在国际商事仲裁中更为如此。“互联网+仲裁”可以快捷、经济的解决争议,给当事人和仲裁员提供极大的便利,不受时空限制,这也是它魅力之所在。
 (二)“互联网+仲裁”存在的法律基础
我国《仲裁法》第二条规定,“平等主体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之间发生的合同纠纷和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可以仲裁”。这里明确了三条原则:一是发生纠纷的双方当事人必须是民事主体,包括国内外法人、自然人和其他合法的具有独立主体资格的组织;二是仲裁的争议事项应当是当事人有权处分的;三是仲裁范围必须是合同纠纷和其他财产权益纠纷。
我国仲裁制度具有以下特点:
   (1)自愿性。当事人的自愿性是仲裁最突出的特点。仲裁以双方当事人的自愿为前提,即当事人之间的纠纷是否提交仲裁,交于哪个仲裁机构仲裁,仲裁庭如何组成、由谁组成,以及仲裁的审理方式,开庭形式等都是在当事人自愿的基础上,由双方当事人协商确定的。因此,仲裁是最能充分体现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的争议解决方式。
(2)专业性。民商事纠纷往往涉及特殊的知识领域,会遇到许多复杂的法律、经济贸易和有关的技术性问题,故专家裁判更能体现专业权威性。因此,由具有一定专业水平和能力的专家担任仲裁员对当事人之间的纠纷进行裁决是仲裁公正性的重要保障。根据我国《仲裁法》的规定,仲裁机构都备有分专业的,由专家组成的仲裁员名册供当事人进行选择,专家仲裁由此成为民商事仲裁的重要特点之一。
(3)灵活性。由于仲裁充分体现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仲裁中的诸多具体程序都是由当事人协商确定与选择的,因此,与诉讼相比,仲裁程序更加灵活,更具有弹性,仲裁是当事人私权利的让渡;诉讼是国家公权力的赋予,因此仲裁更多的是注重当事人意思自治,而诉讼更多的注重是法律的规定。
(4)保密性。仲裁以不公开审理为原则,有关的仲裁法律和仲裁规则也同时规定了仲裁员和仲裁秘书人员的保密义务。因此,当事人的商业秘密和贸易活动不会因仲裁活动而泄露。仲裁表现出极强的保密性。
(5)独立性。仲裁机构独立于行政机构,仲裁机构之间也无隶属关系,在仲裁过程中,仲裁庭独立进行仲裁,不受任何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亦不受仲裁机构的干涉,显示出最大的独立性。
基于仲裁制度的自愿性、专业性、灵活性、保密性、独立性等特点,“互联网+仲裁”有其存在的法律基础,只要当事人自愿协商一致,可以采用“互联网+仲裁”的方式处理和解决争议纠纷。
 (三)“互联网+仲裁”存在的技术基础
随着我国科技的进步,互联网技术不断发展,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物联网等长足发展,在通信领域,互联网+通信有了即时通信,几乎人人都在用即时通信APP(如微信、QQ)进行语言、文字,甚至视频交流,加密狗、人脸识别系统可以保证“互联网+仲裁”的信息技术安全问题,视频会议系统、视频监控系统、及时传输系统、电子签名技术可以保证“互联网+仲裁”程序的梳理进行和程序公正。此外,“互联网+金融”可以为“互联网+仲裁”的仲裁费用缴纳提供辅助;“互联网+教育”可以为仲裁机构培训仲裁员提供技术支持。
因此,“互联网+仲裁”无论从硬件、软件,还是从服务供应商角度已不存在技术壁垒,只需仲裁机构提出用户需求,互联网企业即可根据用户需求开发出“互联网+仲裁”的技术系统。
  三、“互联网+仲裁”问题的解决
在调解、仲裁与诉讼这三种纠纷解决的文明机制中,仲裁制度在市民社会和商业领域中往往较之另外二者具有独特的优势,当然也存在不足。
(一)公正是“互联网+仲裁”的生命源泉
由于仲裁机关在市场运作中具有某种经济主体的性质,因此其必须通过聘请优秀的仲裁员对于每一个案件进行公正的裁决,在仲裁机关是由当事人双方共同选择的情况下,公正是仲裁机关赖以维系自己生命的唯一道德源泉,也是其付出最多的道德成本。
而这种对于仲裁“消费者”信赖关系的建立,必须通过对每一个案件的公正而无偏移裁决。这样,也只有这样仲裁机关才能在市场化的运作中得以生存。[[2]]因此 ,在“互联网+仲裁”中必须解决好形式公正和实质公正的关系问题,在虚拟仲裁庭中,仲裁庭应与当事人保持适度的距离,仲裁庭既要认真听取当事人的庭审意见,又要保持与当事人接触,仲裁员应做到不偏不倚,这就要求虚拟仲裁庭中,仲裁员与当事人之间要建立一种隔离网。
仲裁员既可以听取当事人的意见,又不可私下与当事人联系;仲裁员之间也应当是一种既合作又独立的关系,避免仲裁员之间私下联系,形成简单多数意见。仲裁员的意见应在合议阶段充分发表,而不宜私下互相联系,互相影响案件裁决结果,甚至达成某种交易。因此,在“互联网+仲裁”中就要克服互联网+中存在的一些缺陷,把仲裁的核心价值公正体现在“互联网+仲裁”中。
   (二)规则是“互联网+仲裁”的程序保障
仲裁规则是规范仲裁进行的具体程序及此程序中相应的仲裁法律关系的规则。“互联网+仲裁”对仲裁机构提出了新的要求,迫切要求仲裁机构修订仲裁规则,对“互联网+仲裁”的程序性规范作出规定,为当事人提供一套科学、系统、明确的仲裁程序规则,便于双方当事人在仲裁庭程序中使用和遵循,以迅速、有效的解决纠纷,为仲裁委和仲裁庭利用互联网受理、审理和裁决当事人提交仲裁的纠纷提供使用的程序规则,使当事人之间的纠纷能够得到公正及时的解决。
“互联网+仲裁”需要仲裁机构修订仲裁规则,明确当事人利用互联网向仲裁庭提出仲裁申请(包括仲裁协议的订立),以及其他仲裁程序(如仲裁案件的立案、答辩或反请求、仲裁员的指定和仲裁庭的组成、仲裁审理和仲裁裁决的做出)如何适应“互联网+”的发展需求,需要作出详细的程序性规定,如广州仲裁委已经制定出《广州仲裁委员会网络仲裁规则》。
   (三)效力是“互联网+仲裁”的关键要求
“互联网+仲裁”裁决作出之后,当然是当事人自愿履行裁决,但在实践中情况却不尽如此。“互联网+仲裁”裁决的执行要求助于法院,特别是在双方当事人处于不同国家和地区时,即使在仲裁庭中获胜,当事人依然会担心该仲裁裁决的执行,因为他可能不得不另行求助于另一方当事人所在地或住所地的法院。从理论上讲,“互联网+仲裁”经过一定的处理之后,完全可以同传统仲裁裁决一样,根据《纽约公约》在公约成员国申请承认和执行。
“互联网+仲裁”可以和传统仲裁裁决一样根据《纽约公约》来承认和执行,也只是一种经验主义的主观臆断。传统仲裁之所以可以在各国都具有承认和执行的可能性,是和传统仲裁经过多年的发展,进而具有了很强的制度化特征分不开的。各地法院对仲裁裁决都依相对一致的标准进行审查监督,所以也可以依该标准进行承认和执行。但是,至今为止,“互联网+仲裁”未建立某种统一的程序标准。
根据《仲裁法》和《民事诉讼法》关于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规定,仲裁庭的组成或仲裁程序违反法定程序的,法院对“互联网+仲裁”的仲裁裁决的承认和执行,直接影响“互联网+仲裁”裁决的效力,直接影响“互联网+仲裁”的推广程度。
   (四)立法是“互联网+仲裁”的根本保障
自1995年《仲裁法》颁布实施20年以来,我国仲裁事业有了长足发展,对维护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但同时也要看到,经过20年的发展,我国《仲裁法》的一些不足也逐步暴露出来,如临时仲裁、仲裁中的临时措施以及合并仲裁等问题,需要通过修订《仲裁法》来予以完善。
此外,尽管随着电子技术的发展和电子商务的普及,“互联网+仲裁”的推广是大势所趋,但是,“互联网+仲裁”所涉及的一些法律问题,如通过互联网手段订立的仲裁协议是否符合协议书面形式的要求、对双方当事人电子签名的法律认可程度、仲裁程序如何通过互联网进行、如何确定“互联网+仲裁”的仲裁地点,“互联网+仲裁”的仲裁裁决是否能得到各地法院的承认与执行等,也只有通过修订《仲裁法》来进一步完善。
 
(文章来源:《纪念哈尔滨仲裁委员会成立20周年论文集》)


1作者简介:张永超,男,河北深泽人,1977年出生,民商法学硕士、工商管理学硕士,重庆市巴南区政府法制办主任、重庆市巴南区政府办副主任、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重庆仲裁委员会仲裁员、青岛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武汉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广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高级审计师、公职律师。
[1] 百度网“互联网+”词条的查询.http://baike.baidu.com/link?url=D7YcVTtX-ENAqxTPzUiESKPT4Lt6y7NhHHABVYbv76tg0ZGowCWhTKSSPi0GjZRru_U7bRp9evWdwLqvdQzeDq
[[2]] 齐汇,《关于仲裁制度的思考》[C] ,清华大学法学院.
  
大连仲裁委员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