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仲裁规则 仲裁指南 仲裁员 分支机构 仲裁资料 理论研究 网上咨询 关于我们
实务探讨|动产浮动抵押的具体认定

  日期:2018-11-07 

 

  

相关法条:

《物权法》第一百八十一条:经当事人书面协议,企业、个体工商户、农业生产经营者可以将现有的以及将有的生产设备、原材料、半成品、产品抵押,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抵押权的情形,债权人有权就实现抵押权时的动产优先受偿。

  动产浮动抵押作为市场经济融资担保的一种新方式,自出现以来就备受关注。根据《物权法》第181条的规定,浮动抵押标的物主要包括生产设备、原材料、半成品、产品等动产,不包括不动产及应收账款等无形财产权。且浮动抵押人仅限于企业、个体工商户、农村生产经营者,而不包括自然人、其他经济组织。设立浮动抵押权必须订立书面抵押合同,合同生效浮动抵押权便设立。

     抵押标的物是否不特定

     浮动抵押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的抵押,其主要具有以下特征:标的属于抵押人现有或将有的全部财产;这些财产在抵押人的日常生产经营中处于不断变动的状态之中;在被抵押人或其代理人在将来会采取某种动作之前,抵押人可以以通常的方法继续经营。在实践中,要认定是否属于浮动抵押需要结合具体案件情况予以分析,以下小编将结合具体案例对动产浮动抵押的具体认定进行简要探讨。

    

有关案例:节选自:(2016)最高法民再275号


最高院认为,二审法院认定张伟与敖丰公司之间形成浮动抵押合同关系,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根据《物权法》第一百八十一条的规定,构成动产浮动抵押需具备三个要件,一是以不特定的动产作为担保标的物;二是在实现抵押权时仅以抵押人当时拥有的相应动产特定为抵押物,抵押权人只能对确定时属于抵押人的财产享有优先受偿权;三是设立于抵押人当时所有的全部财产之上,但抵押人仍有权对设押财产在日常经营范围内行使所有权的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权能。按照张伟与敖丰公司之间的约定,抵押物详见抵押物清单,而抵押物清单载明了玉米入库的时间和数量,张伟亦委派人员监管玉米的销售,可见抵押的玉米已经被特定化,不再是浮动抵押意义下的流动物,抵押物并不包括在签订抵押合同之前已经存放于敖丰公司仓库内的玉米,敖丰公司也不能自由处分已经列入抵押清单的玉米,故张伟与敖丰公司之间的抵押合同并不符合动产浮动抵押的构成要件,应当为一般动产抵押。

    抵押标的物的"不特定性"是动产浮动抵押的特征之一,因此,在设定浮动抵押时,一般不需要就各项抵押财产进行公示,也不必制作财产目录清单,只需要在合同中明确将"现在所有的和将来所有的全部财产"设定抵押的意思表示,直到抵押权执行之时,抵押标的物才会是"特定"状态。在上述案例中,双方当事人在签订合同时已经列明了抵押物清单,抵押物已经被特定化,故最高院最终认定该案的抵押并非动产浮动抵押,而为一般动产抵押。

     在抵押权实现前抵押人是否可以支配抵押标的物

     在设立浮动抵押的情形下,抵押人仍可在经营范围内处置抵押财产,浮动抵押权人不得干涉因为抵押标的物大都是企业实际生产中经常使用的资源,如果不允许其适时变动,将会影响企业的正常生产和运营,因此,在开展动产抵押融资活动的同时,要允许所抵押的动产在一定价值区间内波动,满足缓冲企业库存和便利生产的需要,这也是动产浮动抵押制度设立的应有之意。来看一则案例的裁判意见:

    

有关案例:节选自:(2017)最高法民申1500号


关于本案借款是否设定了抵押以及三源公司应否免除保证责任的问题。三源公司主张,依据《借款合同》第三条、第五条的约定,各方设定了汝源公司现有或将有资产的动产浮动抵押,和佳公司应优先受偿;抵押财产包含了不动产,和佳公司未办理抵押登记,其应在该不动产对应的价值范围内免责。根据《物权法》第一百八十一条的规定,构成动产浮动抵押须以不特定的动产作为担保标的物,设立于抵押人当时所有及将有的动产之上,但抵人仍有权对设押财产在日常经营范围内行使所有权的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权能。经查,《借款合同》第三条约定:汝源公司自愿将其全部资产作为抵押,不包含债务;若抵押期间汝源公司将抵押物再抵押、转让给第三方,视为欺诈。该约定所涉及的全部资产包括动产及不动产,且限制了汝源公司在抵押期间将抵押物再抵押、转让的权利,与动产浮动抵押的构成要件不符,无法判定双方形成了设定动产浮动抵押担保的合意。

   

虽然浮动抵押是以抵押人现有或将有的全部财产作为抵押标的物,但抵押人仍有权对设押财产在日常经营范围内行使所有权的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权能上述案例中,最高院认为,双方在借款合同中的约定并未形成动产浮动抵押担保的合意,主要原因是双方明确限制了抵押人在抵押期间合理处分抵押物的权利。


在抵押期间,抵押人在经营范围内可以处置抵押财产,但现有规定对于正常经营范围缺乏明确的界定,由此会对抵押权人带来不利影响。因为如果该范围界定过宽,将不利于维护抵押权人的合法权益, 但是界定范围过窄又不利于抵押人的生产经营。因此,亟待有关法律法规及相关司法解释对浮动抵押制度予以完善。

(上述文章内容仅代表小编个人观点,不代表裁判立场)

    

文章来源于:

“广州仲裁委员会”

(gzac_gziac)微信平台。

  
大连仲裁委员会 版权所有